關於部落格
  • 21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到創意市集挖寶去

 

時報周刊   / 余國棟

創意市集已成為新世代創意的發源地。
「你看,這是我花了三天做出來的,怎麼樣,很酷吧?」蒲公英手創坊的Riso拿著一本手工筆記本向對面攤位Ting- Ting炫耀。Riso此舉立刻引來一堆人圍觀,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Riso的作品,也紛紛拿出自己的創作。 這是周末下午,台北敦南誠品街頭的一景,這裡已是許多年輕人聚集販售、交流創作的地方。只見人手一只皮箱匆忙趕來,他們在這個創意市集大膽秀出作品,每個人的皮箱內不但裝滿各式各樣的手創品,還裝滿了他們對於未來的憧憬。 Riso是美術老師,常利用假日參加市集,一本製作好幾天的手工書,一本只賣幾百元;在Riso斜對面擺攤的小楓,今年剛從學校畢業,也在這裡販售自已做的手工皮件;畫得一手好圖的Winner更被廣告公司邀請去比稿。 有愈來愈多的年輕人在創意市集展現想法,有人在此發跡,而後成立自有品牌並開設店面;也有人在此交換創作靈感,創意市集早已成為新世代創意的發源地。 展現自我最佳舞台 二○○四年年底,南海藝廊稟持著「手作」與「現場交流」的精神,開始了從社區出發的「南海藝廊創意市集」活動,此後,市場掀起了一陣創意市集瘋,以創意為主題的書籍如《創意市集101》、《手工瘋雜貨》等,更是如雨後春筍般一本接著一本發行,有創意想法的年輕人紛紛投入市集,參與這場盛會。 像在台北有名的Campo創意市集,從去年至今光是舉辦的場次就不下二十幾場,平均每個月都有一場大型活動,將近百位創作者設攤展現創意,而每次活動也帶來上萬人的參觀人潮,創辦人陳昱興表示:「要不是場地受限,其實向我們報名的人還不只這個數字。」 帶著一家大小逛台北市汀州路寶藏巖環墟市集的張先生說:「年輕人有創意真的很好,台灣就需要這種人才。」一旁的張太太順手挑起一條手工項鍊,問:「多少錢?」該攤位的老闆阿國立刻向張太太推銷︰「嗯……,五百元好了,這條項鍊叫做『發呆』,是我去法國自助旅行時做的喔。」念廣告設計的小P看著這個市集,有感而發:「這兒的創作水準還滿高的,我自己其實也做了一些小東西,下次也來擺擺看好了。」 近年來興起的創意市集,在歐美、香港早已屬於常態性活動,日本更是將廢棄小學教室變成市集空間。這股創意市集風,已從台北市流竄全台,像台南市海安路創意市集、台北誠品、台中中友百貨的不定時市集活動都深受好評;加上台北市牯嶺街、寶藏巖環墟市集、Campo等,台灣的創意人才正在創造一股機械量產所無法取代的「全民瘋創意」。 這些創意市集已成為年輕人展現自我的最佳舞台,他們為這個城市提供了更多有趣的視野,讓大家在這個市集中,尋找失去已久的想像空間。
每個人物都有故事,Winner會不厭其煩地對客人說出他的創作理念。
創意市集不但成為台灣創意的交流平台,投身其中的年輕人更是許多大老闆眼中的創意人才。 負責這次敦南誠品「一卡皮箱Show自己」創意市集活動的簡妏如就認為:「手製迷人之處,在於商品背後所隱含的故事,價錢是隨客人滿意。」陳昱興也認同:「其實,市集就是很單純地提供一個交流平台,讓一般人能夠有機會多接觸到這些創作品。」在奧美廣告負責人力資源的張靜月,對於參加創意市集的年輕人也深表認同︰「創意人有這樣的磨練,不管日後是否投入職場,絕對有加分作用。」 綽號Winner的楊勝智,原本是平凡的上班族,念美工科的他,藉由塗鴉來調適上班時枯燥無味的日子。今年四月,楊勝智參加台客搖滾舉辦的創意市集,短短兩天活動,他的作品全部銷售一空,讓他在驚訝之餘,決心投身創意市集,只要北、中、南有市集活動,就有他的蹤跡。 從原本的玩票性質,到後來專職跑市集,楊勝智創作出來Cubbish品牌,逐漸闖出名號。他的作品還深受廣告公司的賞識,甚至主動送去比稿;今年八月,誠品西門店創意館認為楊勝智的Cubbish品牌極具潛力,在館中也增設Cubbish專櫃。 另外,一對年輕女孩所創設的「爆炸毛頭與油炸朱利」也是從創意市集起家,老闆洪佩琦(Pei-Chi)和曹婷婷(Ting- Ting)憑著獨特的創作風格,沒多久便在市集闖出名號。知名金飾店「金生金飾」還開出高薪,想要延攬兩人來當設計師;今年八月,「爆炸毛頭與油炸朱利」獲邀至誠品西門店設置專櫃;不僅如此,就連外國人也慕名前來,澳洲、巴黎的知名店家都曾來洽談代理事宜。 「寵物買女孩」的老闆joe所創作的飾品,不但受到許多女孩的寵愛,更成為明星藝人指定的專門店。「不要小看那條項鍊,那可是王心凌戴過的。」「不要懷疑,那條你看不懂的項鍊是楊丞琳戴過的,還有蔡依林……。」joe得意地說著她的作品。 這些例子,都說明了一件事:創意市集,已成為台灣未來的創意人才寶庫。 堅持過自由人生 雖然有些人在創意市集中獲得極大的成功,但他們卻不把這樣的成功當成一回事。面對許多大公司的挖角,他們還是不為所動,堅持過自己希望的自由人生。 「我應該不會再回去上班,我已厭倦朝九晚五的生活。雖然現在的工作量變大,賺的錢也不是很多,不過,大家都知道自由是無價的嘛。」楊勝智笑著說。 Pei-Chi與Ting- Ting也推辭了大公司的挖角,Pei-Chi說:「我們不在乎能賺多少錢,能夠自由創作才重要,而且市場上應該不缺我們兩個上班族。」每到假日,市集裡仍可看到他們的身影,Pei-Chi說:「到這兒的感覺,就好像是回娘家一樣,再忙也要撥空回去。」Ting- Ting也覺得:「創作者有必要常接觸客人,畢竟市集氛圍不同於店面。」 joe更誇張,乾脆就把店面開在人潮罕至的台北市西門町小巷弄內,而且是位在三樓,「我想應該沒有人會像我這麼大膽吧。」joe不好意思地說,其實在國外,位置如此偏僻的創意店還不算少數,只是台灣的風氣還沒形成。創業諮詢專家張庭庭則認為:「這樣的經營方式,還是太冒險了。」 對於客源的問題,joe顯得很樂觀:「我這是一人店面,沒有客人時,我反而多了很多創作時間。」 創意是一種讓國家能持續往前走的動力,在這些創意市集裡、在那些年輕人的笑容中,我們看到屬於台灣新世代源源不絕的創造力量,正推著台灣往前走。 本文章由「時報周刊」授權刊登,更多內容請見本期時報周刊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